诡异!究竟是谁在哀牢山密林中杀死了4名地质队员?

哀牢山传来哀讯。

哀牢山,其名来源于公元前5世纪建立的古哀牢国。这个听起来不无伤感意味的名字,这几天,因为4名失联的考察队员上了热搜。11月22日,最坏的消息传来,四名失联人员已找到,但均已遇难。

让我们首先为他们默哀。

引一段报道:“新京报记者从救援指挥部了解到,前方有搜救队伍找到了3名失联人员线索,在向指挥部报告了坐标之后,指挥部通过空中无人机热成像,发现了报告坐标处疑似3名失联人员的影像。“”影像显示3人平躺在地上。”

接着,“剩下1名失联人员通过热成像定位到了具体位置,影像显示最后一人的位置在被找到3人周边的一个陡坎下方。”

据媒体此前报道,按照计划,4名地质调查员13日徒步进入哀牢山内部,开展森林资源调查,携带有罗盘、工兵铲、砍刀、铁锹等工具以及约1天半的口粮。4人中,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都曾当过兵。

身为地质调查队员,常年在野外作业,应有超出常人的野外生存能力;当过兵,处在一个人精力最充沛的年龄,体能肯定没问题;携带专业设备,4人成组而不是单兵作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似乎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意外。

也因此,这起悲剧被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

很多人都在问,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他们集体遇难?

我们且一起来尝试分析下。

遭遇野生动物袭击?

此说可以基本排除。

百度一下,“哀牢山横跨热带和亚热带,形成南北动物迁徙的走廊和生物物种基因库。哀牢山群山中生活着许多珍禽异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绿孔雀、黑长臂猿、云豹、蟒蛇等,此外还有大量的鸟类和珍稀动物,如相思鸟、太阳鸟、眼镜王蛇、黑熊等。”

这里面,能够对调查队员构成威胁的,无非是云豹、黑熊以及蟒蛇、眼镜王蛇等毒蛇。当地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就曾在架设红外摄像设备时遭遇黑熊。

但是,4个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年轻男子,带有工兵铲、铁锹等工具,其战斗力应该在黑熊、云豹之上。要知道,熊和豹都是独居动物,不可能成群结队出现。再说,如果因遭遇它们的袭击而死,其遗体可能不会完整。

蟒蛇。倘若是独自一个人在森林里遇到体型巨大的蟒蛇,那确实可能逃无可逃。巨蟒可以绞杀老虎等猛兽,绞杀一个人不在话下。曾经读到过一篇文章,在海南岛的密林里,有人杀死了一条巨蟒,在巨蟒的体内竟然发现了一顶国军钢盔。显然,它曾经活吞了一名国民党士兵。

但调查队有4名成员,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蟒蛇。

至于毒蛇,哪怕是至毒的眼镜王蛇,也不可能同时毒杀4个成年人。

饿死?渴死?

此说更不成立。哀牢山内溪流密布,植被丰富,随处是水源,弄点吃的应该也不难。他们穿越的不是荒漠,而是热带雨林。如果一个人被这样的问题困住,就谈不上有任何野外生存能力。

网上读到一个真实的传奇故事,那个轰轰烈烈的特殊年代,某银行职工为躲避迫害,带着一家人逃入大兴安岭密林中。他们择地架屋,钻石取火,挖陷阱捕杀野兽,像野人一样生活了十几年才偶然被人发现。真是一个强悍的野外生存大师。

媒体报道,多名医生认为,哀牢山四人遇险的原因最大可能是失温。失温是指在比较极端的天气情况下,如潮湿寒冷大风天气下,身体产热的速度赶不上热量丢失的速度,导致核心的体温下降。

但在这里,请允许我提出我的疑惑——这个季节的哀牢山,白天能达到二十度左右,到了晚上则降到七八度。这样的气温,没那么容易失温。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我和人去爬衡山看日出,在山顶冻了一夜,尽管冻得直哆嗦,但总算捱到了天亮。

好吧,这个问题也许我外行了,但是,从报道看,他们的装备里,不仅有冲锋衣、羽绒服、保暖内衣,还有香烟若干、1矿泉水瓶汽油——正如某个网友所说,“专业人员,带着专业设备,森林里不至于搭个窝棚生个火都不会吧?再不行挖个山洞避雨避寒总可以吧?失温的说法不大靠谱。”

是啊,连汽油都备上了,它本身就用于野外生火取暖、防野兽的,总不能说他们忘记带打火机了吧?

所以,在我看来,野生动物侵害说、断水断粮说、失温说,均不太令人信服。

那么,究竟谁是罪魁祸首?

食物中毒?

有可能。

瘴气?

“瘴,指南方山林中湿热蒸郁能致人疾病的有毒气体,多指是热带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 《后汉书·马援传》:“军吏经瘴疫死者十四五。”马援自己也说:“下潦上雾,毒气重蒸。”

真实原因,有待专家通过详细调查后来认定。

在这里,我只是想说一件事,因为写这篇文章,我无意间搜索到了2010年的一个央视报道,名叫就叫《哀牢山猝死迷雾》。报道说,上世纪90年代,哀牢山区一个石垭口村的彝族村寨,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恐怖场景,许多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死亡,最后人们只有搬离村庄。死亡原因,专家众说纷纭,但又先后被否定。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哀牢山中石垭口远眺

有人写了一个长长的帖子,叫《亲历 CCTV10 云南灵异恐怖事件:哀牢山村寨猝死迷雾》,有兴趣可以到网上搜搜看,保证看得你汗毛直竖。

当然,网上的帖子,当小说看就好了,“子不语怪力乱神“,我只是想说,具体到这起调查队员集体死亡事件而言,有一个令人理解不了的怪异现象是——

这4人各有一台RTK设备,能在野外实时得到厘米级定位精度。按计划,只要按下设备按钮,救援人员就能根据卫星系统传回的数据找到4人所在的位置。但这4人从未打开过RTK设备,因此救援人员无法据其定位,导致救援难度巨大。

这又是为什么?

是事发突然,来不及打开吗?

最后我想说,这个世界有很多事物并不在人类的掌握之内。在大自然面前,血肉之躯的我们,可能比想象中的更脆弱。

对于自然,永远也不要丢弃敬畏之心。

发表评论: